希尔琴商公司的发展详史

作者:John Dilworth

在二十世纪期间,希尔琴商公司(W.E. Hill and Sons)主导了英国和世界其他大部分地区的小提琴贸易活动。希尔公司所取得的巨大成功,其根源在于家族传统,据实证可以追溯到1715年,一位名叫约瑟夫·希尔(Joseph Hill)的人出生在了伍斯特郡,阿尔维彻奇(Alvechurch)。公司创始人威廉·希尔(William Hill)于1817年在伦敦出生,是家族里第四代小提琴制琴师。他的儿子亚瑟(1860年出生)和阿尔弗雷德(1862年出生)带领公司走向了巅峰,之后亚瑟的继子艾伯特·埃德加·菲利普斯(Albert Edgar Phillips)虽然不是直系血统,但继承了希尔的姓氏,成为第六代希尔制琴师,其子德斯蒙德(Desmond)和孙辈大卫(David)和安德鲁·希尔(Andrew Hill)在战后维持了公司的经营,并最终于1992年见证了公司的陨落。公司本身拥有着更久远的历史,甚至可以追溯到一位在1660年为皮普斯日记(Samuel Pepys)的作者修复古提琴的希尔先生,但两人之间的关联尚未得到研究证实。

这种传承八代人,甚至更久远的耐力和专注,在小提琴制造业和一般商业都堪称绝无仅有。它用它全部的历史,为我们讲述了英国小提琴制作业的奇景,还原了家族公司的本来面貌。是什么让希尔家族如此不凡?回答了这个问题,我们也就知道为什么其他家族先后拥抱了衰落。历史上其他小提琴制作家族的发展轨迹,通常呈现的是一条趋于下降的弧线,从第一、第二代,和少数延续至第三代的伟大成就,逐渐走向品质的没落。那不勒斯的噶里亚诺(Gaglianos),泰斯托雷(Testores)和米兰的焦万尼(Guadagninis)家族都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现象。希尔公司起源于扎实稳固的良好品质,并在家族里每一代人的殚精竭虑之下,推动着公司地位上升,直到最终进入二十世纪后期。

Joseph Hill and sons (1715-1810)

约瑟夫·希尔是一位十足的商人,也是一个手工匠人,这两方面天赋虽难得集于一身,但也会在其他著名的伦敦小提琴制造商身上看到,如理查德·杜克(Richard Duke)和约翰·贝茨(John Betts)。这两个人的公司都经营在伦敦的主要街道上,杜克在伦敦中部霍尔本,而贝茨在皇家交易所。他们不是单打独斗的手艺人,为单个客户定制乐器,而是从事商业贸易,买卖其他乐器、乐谱以及今天在音乐商店里常见的所有熟悉的配件。他们雇用一批大匠和小工等,约瑟夫·希尔的儿子约瑟夫二世,也曾于1790年在贝茨的公司里短暂工作过。

约瑟夫·希尔一世当初是如何进入到小提琴制作行业的,这一点仍不得而知,但我们知道,他是阿尔维彻奇地区,另一位名叫约瑟夫·希尔的男子之子,1713年父亲与母亲萨拉·佩特曼在当地结婚,后来他们的儿子希尔一世于1715年出生,1746年后才离开小镇,并于1726年结婚,分别在1743年和1746年,在教区教堂为两个小女儿办了洗礼。在二十世纪对希尔的考证资料中称,他曾于1742年和本杰明·班克斯(Peter Benjamin Banks)一起在彼得·沃姆斯利(Peter Wamsley)门下当学徒,但根据已知的年代记录,这似乎不大可能实现。因为沃姆斯利本人于1744年去世,其设计以优雅著称,甚至让人觉得不忍甚用,与约瑟夫·希尔结实耐用的典型特点相比,在风格上几乎没有任何连续性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到1753年,希尔已经在霍尔本的“新旅馆和法国号对面”创办了自己的业务,在从前大街小巷还没有编号的日子里,需要这些实用的方位信息来指引顾客找到店面。新旅馆位于红狮西大街,霍尔本北边,所以希尔的店面在大街南边,林肯律师学院就在它的身后。如果约瑟来到伦敦的时候确已年过30,这就意味着他在阿尔维彻奇做学徒的日子里,为自己积攒下了能在伦敦这个城市立足创业的资本,又或者,他的确早在伦敦接受过培训,然后又回到了家乡阿尔维彻奇结了婚。

令历史面貌略显模糊的是,在1731年,当阿尔维彻奇小镇的约瑟夫·希尔只有16岁时,出现了另一位约瑟夫·希尔,他在伦敦塔附近的米诺雷斯街上开了一家音乐商店,而且这位的儿子也叫约瑟夫·希尔,并于1747年从师于约翰·吉尔伯特(John Gilbert),一位大塔山(Great Tower Hill)的数学设备工匠,1759年获得荣誉市民称号。这些同名为约瑟夫·希尔的人,同时在伦敦城内,从事着器具制作的工作,不免令人觉得不可思议,但这些很可能是真实的历史。在著名的皮普斯日记中提到的那位希尔先生,于1660年2月17日登场了,“清晨,我来到制琴师希尔先生这儿,咨询了他关于调鲁特琴和管瓶的事儿”,还有同年3月5日,“清晨,希尔先生过来为我调鲁特琴,一直弄到十点钟左右,十分愉快”,但遗憾的是,并没有找到这些与十八世纪阿尔维彻奇的希尔家族之间的关联。就像米诺雷斯街上的约瑟夫·希尔一样,这可能只是一个常见的英国姓氏,在历史中一次平凡的现身罢了。

据记载,约瑟夫·希尔留下的最早的标签可以追溯到1753年,1756年他就搬到了位于威斯敏斯特(Westminster)天使花园(Angel Court)的“Ye Violin”,该地在圣詹姆斯(St James)以西附近,靠近伦敦文化中心。1757年,理查德·杜克——同一时期的另一位颇有影响力的小提琴制琴师,搬到了红狮街“格雷旅馆小巷”附近,距离约瑟夫·希尔之前在霍尔本以北开的店,仅几步之遥。当时,在伦敦一个相对较小区域内林立着各色小提琴商店,从侧面体现了十八世纪中叶小提琴在社会上的地位:职业音乐家、业余爱好者,以及那些热衷于投资老牌乐器的人,都在支持着小提琴的发展。大约在这一时期,一批小提琴制造商和经销商,在圣保罗教堂区众多的出版商和书商之中另辟蹊径,寻得了发展的机会,随后把这繁荣的景象延伸到了市区以东的市场。老牌乐器拍卖会纷纷上演,就像1724年5月16日在《伊丽莎白日报》上刊登的广告一样——“科比特(Corbett)的精选藏品等将在纳格斯海德酒店(Nags Head Inn)香橘厅出售;包括阿玛蒂、马吉尼、格斯帕罗和克里莫纳的老式斯特拉迪瓦里提琴。”

1761年,约瑟夫出现在了圣詹姆斯东部皮卡迪利大街附近的干草市场里,他的店叫做“竖琴和长笛”。当时,这里刚刚成为伦敦戏剧界的中心,现在依然如此。希尔的店毗邻国王剧院,成立于1720年,后来被人们叫做“干草市场剧院”,早于1732年才登场的英国皇家歌剧院。直至1992年公司关闭之前,希尔一直在采用“竖琴和长笛”作为公司的徽章。

在这段时间里,约瑟夫亲手制作了相对大量的小提琴、中提琴和大提琴作品。可以想见,他的儿子们和店内工匠也都贡献了一份力量,其中一位可能是当时在圣詹姆斯工作过的托马斯·蒂利(Thomas Tilley),他的独立署名作品与希尔的作品之间有很强的相通性。虽然有其他人的加入,但约瑟夫出品的提琴,品质始终如一,通常表现为经过略微调整的施泰纳风格,在当时的伦敦市场中,约瑟夫的作品在众多的施泰纳模仿品中,具有十足的标识度。但这并不表示它总是完美的,个别琴头会有一点点歪斜,有一种速成的感觉,但音孔总是极致优雅,平直利落,弧形结构处处体现着精致,具有当时英国流行的特色镶边,让平淡无奇的阔叶木露出了较宽的白色木心。他的清漆质量差别很大,我们可以猜测,他把最好的深红褐色的绵绸清漆,都留给了最昂贵的乐器,其他的就只剩下淡金黄色的次等品了。

约瑟夫·希尔有五个儿子,威廉(1748-1790)、约瑟夫二世(1750-1818)、本杰明(1754-1793)、洛基(1756-1796)和约翰(1757-c.1810)。威廉和本杰明成为了音乐家,定期在干草市场剧院和考文特花园演出。本杰明于1784年加入英国皇家音乐家协会,担任小提琴手、大提琴手和三一教堂的风琴手,二人曾与约瑟夫二世联合在1784年威斯敏斯特教堂举办的韩德尔纪念会上参与演出。1762年,巴赫的三儿子来到国王剧院,在伦敦生活和工作,直到1782年去世,他与希尔之间的频繁来往是确凿无疑的。在1785年的皇家音乐家协会周年音乐会上,威廉担当了大提琴手,而本杰明是低音提琴手。

据记载,约翰是一位小提琴制琴师,但市面上很少能遇到他的独立作品。约翰于1777年搬到了位于南华克、托马斯街上的住所,从1806年起,他便在南华克伦敦路9号,从事钢琴修理师的工作。这些地方都位于伦敦城以外的河南地带,远离繁华的干草市场和霍尔本,这些都标志着各方面条件的急剧下降。

1774年,老约瑟夫搬到了他在新庞德街后、艾佛瑞路购买的私人住宅里。家里的店“竖琴和长笛”,由小约瑟夫负责打理。然而,1789年发生了一场灾难性的火灾,火是从剧院里烧起来的,剧院和店铺都烧毁了,一起葬送火海的,还有约瑟夫全部的股票。有一段经久流传的故事说,一把属于剧院乐团演奏家的斯特拉迪瓦里小提琴在大火中被焚毁。因此,约瑟夫二世才在伦敦皇家交易所,为约翰·贝茨打过短工,此外还有一把大提琴,在它的标签上记录着“约瑟夫·希尔/贝茨制琴/皇家交易所1791/献给艾萨克·巴登先生”。

这场火灾的影响是深远的。国王剧院经过重建,延伸覆盖了希尔家的老店,约瑟夫搬到了南华克,住在弟弟约翰家的附近。约翰和洛基似乎和家里的其他人疏远了,本杰明、威廉和约瑟夫二世都曾在某个时期给他们的父亲做过助手,而约瑟和洛基在约瑟夫的遗嘱中都没有提及。“洛基”这个不寻常的名字似乎来自家族的传统,在家乡阿尔维彻奇地区的洗礼记录中,有好几个叫洛基的人。1772年,16岁的洛基·希尔在距干草市场东北方向数英里的跛子门教堂结了婚。此后,他便生活在伦敦东北部,在肖尔迪奇区和伊斯灵顿之间搬过家。

洛基是这两兄弟中比较重要的一位,也是个非常高产的小提琴制琴师,但其作品没能超越过他的父亲。洛基的大部分作品都是通过朗曼公司(Longman)出售的,经常带有他们的品牌。该公司由詹姆斯·朗曼(James Longman)于1767年间创立,1769年洛基入伙,1775年布罗德里普(Broderip)又加入,最终更名为Longman&Broderip,在马盖特和布赖顿设有分公司,当时伦敦许多小提琴制琴师的作品都通过他们买卖。洛基·希尔制琴非常有效率,成品有斯特拉迪瓦里的影子,但常常没有镶边,琴头显得很粗糙,弦轴箱长而平直,连着一个偏小的琴头。这样的作品几乎无法企及希尔家族其他成员达到的高度。1782年,朗曼在干草市场开了一家店,恰在1789年大火的前几年,想必这家店当时一定对他父亲约瑟夫·希尔的生意造成了竞争压力。

父亲约瑟夫·希尔把店开到了繁华的干草市场,几位兄弟受到了皇家音乐学会的认可,相比之下,洛基的境遇可以说是天壤之别。不仅如此,根据老贝利街刑事法庭(Old Bailey)的惊人记录,洛基曾在1796年因犯盗马罪,被判死罪。审判发生在12月2日,他和他的“前仆人”爱德华·鲍德尔一同出庭,这位爱德华在证词中说,他们曾经在艾尔斯伯里的一块田地里,骑走过一匹阉割的马,两人之前都曾参与在伍斯特的一块田地里,偷过两匹拉马的车。这似乎表明,洛基当时仍然与祖籍地保持着很多关联(艾尔斯伯里属于伍斯特郡)。有趣的是,洛基唯一的辩护只包括一位人格证人——圣保罗教堂区的小提琴制琴师汤普森先生和他的代理人朗曼,但可叹的是,两人在法庭上都没有停留很长时间,出庭作证也只是“为了生意”。目前没有发现任何刑罚执行的记录,但1796年2月,洛基确实身在新门街监狱。毫无疑问,这个消息被小心翼翼地从出版史料中剔除了,因为在较早期的来源中,如桑迪斯、福斯特和亨利,给他的死亡年份都为1810年。洛基卷入这样一个不耻的勾当中,实在不可思议。

H. Lockey and sons (1774-1835)

值得注意的一点是,希尔家族的后人源于洛基·希尔一脉,这或许有些出人意料,与整个家庭格格不入的洛基,竟成了延续香火的种子,约瑟的另外四个儿子都没有这个缘分。洛基的大儿子出生于1774年,在圣马丁路德门的教堂里受洗,这家教堂离齐普赛街上的朗曼商店不远,取名洛基(后来他为了与父亲区分,起名亨利)。后来又生了亨利、托马斯和约瑟夫三个儿子,但在小提琴制造的历史上,这三个儿子都没有留下任何印记。1800年,亨利·洛基成了家族中最后一位传下来的小提琴制琴师,此外还有他的叔叔约瑟夫二世,1806年,亨利到了皇家交易所,在约翰·贝茨的店里工作,约瑟夫二世也曾在那里短暂工作过十五年。由此看来,最有可能是约瑟夫影响了年轻的亨利·洛基,走上了制琴师的道路,至少在我们发现的一个标签上,他称自己是“L.希尔,干草市场已故约瑟夫·希尔之侄”,而不是“洛基的儿子”。1810年前后,在贝茨的店里,亨利·洛基接触到了由普鲁士的腓特烈·威廉三世(Frederick William III)送给贝茨出售的斯特拉迪瓦里大提琴,并学会了这种琴型的制作工艺。这些琴型成为了他一生中经久不衰、反复引用的大提琴模型。

亨利·洛基或许是希尔家族里最成功的小提琴制琴师。在亨利·洛基的时代里,正逢斯特拉迪瓦里模型最终被认定为小提琴的标准琴型,而他正在贝茨的店里工作,贝茨是当时全欧洲最顶尖的琴商之一,给了他很多机会钻研琢磨各位大师的真迹。他制作出来的琴,漆面精美,不差毫厘,卷轴制作精良,上漆偶尔有种复古的风格,颜色发暗。常有人以为他的琴是帕诺莫或芬特的作品,有时候能发现理查德·托宾(Richard Tobin)搭把手留下的痕迹。

亨利·洛基育有四子,亨利(1808-1856)、托马斯(1810-1876)、约瑟夫(1815-1838)和威廉·依伯斯沃斯(William Ebsworth,1817-1895)。其中长子做了中提琴手,最小的儿子威廉·依伯斯沃斯继承了衣钵,在他的努力下,希尔琴商公司(W. E. Hill & sons)终于建成了。依伯斯沃斯这个不同寻常的名字,最初是通过姻亲关系得来的,在希尔家族连续几代的后人中持续继承。

1829年,亨利·希尔与一位来自热那亚的笛手蒂巴尔·蒙赞尼(Tibaldo Monzani)一起,在老邦德街3号开办了一家店,主要经营乐器音乐生意,后来蒙赞尼退出了,他自己搬到了摄政街28号。直到1845年以前,在当地的工商人名录中,亨利·希尔一直是注册的长笛制造商。然而更引人注目的是,亨利当时被誉为英国最顶尖的中提琴手,曾与约阿希姆(Joachim)一起出演四重奏。1848年,他在《哈罗尔德在意大利》交响曲的伦敦首演中,担任中提琴独奏,柏辽兹(Berlioz)亲自指挥。演奏作品其实是为帕格尼尼(Paganini)而写的,在之前的欧洲首演中,此曲前后由阿拉尔(Alard)、约阿希姆和大卫(David)演奏过。

W. Ebsworth Hill and sons (1835-1897)

很少有人知道托马斯和约瑟夫,但是威廉·依伯斯沃斯从14岁时起,就和他的父亲和哥哥约瑟夫一起工作了。仅仅四年后,亨利·洛基·希尔于1835年去世。威廉·依伯斯沃斯被送往牛津郡与老查尔斯·哈里斯(Charles Harris)一起工作。选择哈里斯做师傅,似乎是个奇怪的决定。关于哈里斯有一段有趣的故事,他的父亲也叫查尔斯,是海关官员或“潮侍者”,兼职在伦敦地区做小提琴制琴师,从他的乐器标签上,能看出他当时在加农街(Cannon Street)或拉特克利夫高速路(Ratcliff Highway)工作,后者是穿过沙特维码头、延伸至城墙之外的一条著名大道。1811年,几起典型的随机谋杀案震惊了维多利亚社会,留下了几段关于开膛手的不解之谜,但哈里斯大约在1810年已经离开牛津,搬去与妻子的家人定居。他的儿子小查尔斯出生于1791年,先后在伦敦琴行做父亲和约翰·哈特(John Hart)的学徒。1828年,小查尔斯通过母亲继承了牛津的一处大庄园,搬到了阿斯顿尖塔(Steeple Aston)附近,在那里,与少年威廉·依伯斯沃斯·希尔相遇了,威廉只在那里呆了一两年。老查尔斯·哈里斯在当地因为爱耍老千和酗酒等出格行径,颇有些坏名气,外号叫“哈里斯老爷”,威廉显然记住了很多关于赌博和走私的轶事,都讲给了他的孩子们听。威廉在师从哈里斯期间取得的经验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哈里斯制作的乐器有时也算不错,从威廉亲手制作的少数几件乐器中,可以看出一丝源自哈里斯的特质。至少哈里斯放纵的生活方式,似乎对威廉没什么影响。

威廉·依伯斯沃斯于1838年回到伦敦,住到了哥哥约瑟夫的家中,同年约瑟夫就去世了。这所房子位于伦敦东南部自治镇的圣乔治路上,现在希尔家族的人,大多聚居于此。他在1859年之前一直住在那里,早早起步做了乐器修理和修复师,额外还经营一些小生意。1860年,柯布登自由贸易协定(Cobden Chevalier)取消了对乐器的进口关税,德国和法国的廉价货源开始涌入,在这种情况下制造新琴无法赚钱。威廉开始专注于维修旧乐器,钻研关于古董琴的专业知识,在许多层面上,是他发明了谨慎精密的现代修复流程,代替了原有的粗暴做法,过去如果琴坏了,通常只能找新零件替换破损的旧零件,而且新零件往往无法很好地匹配。这一期间,他还开始了与琴弓制作大师詹姆斯·塔布斯(James Tubbs,1835-1921)之间的往来。

詹姆斯·塔布斯是塔布斯家族里最优秀的琴弓制作师和继承人,塔布斯家族本身从杜德(Dodd)家族继承了英式琴弓制作的衣钵。塔布斯与高端琴弓之间的长久渊源,在与希尔的合作中得以续写,但是威廉和詹姆斯之间的关系并不融洽。詹姆斯为希尔供应琴弓,最后都标上了“W. E.希尔”的标签,其中两件在1862年南肯辛顿举办的国际展会上,还为希尔赢得了奖牌。两人后来分道扬镳,塔布斯又把自己的品牌名加到了这些早期的琴弓上。尽管如此,威廉·依伯斯沃斯声称,是他给了年轻的塔布斯培养和锤炼的机会。

后来希尔曾把工作地点搬到了滑铁卢路,更靠近城市一些,但仍处于泰晤士河以南。但在1866年,他搬到了苏豪区的华都街(Wardour Street),是当时伦敦小提琴制造业的中心,帕诺莫家族的成员、艾德华·威得斯(Edward Withers)和乔治·夏诺(George Chanot)等大师级人物都聚集于此。1867年,当时还是伦敦首屈一指的小提琴商约翰和亚瑟·贝茨的店,也是威廉的父亲和叔叔曾经工作过的地方,经历了七十五年的沉浮,最终关闭了。

关于威廉·依伯斯沃斯·希尔是个什么样的人,各路说法几乎都有些传奇色彩。提琴行业里最伟大、最成功的角色都曾拜访过他的店铺和作坊,然而希尔的待客之道却称不上热情。在哈维斯(H. R. Haweis)1898年出版的《古董小提琴和小提琴传说(Old Violins and Violin Lore)》一书中,有这样一段话,“……或多或少带着些温和的漫不经心,不是出于无礼,而是因为心不在焉”。他还称希尔为“审判者朱庇特(the Jupiter of Judges)”,说他对小提琴有着惊人的记忆力,这与他的待客识人的能力形成了鲜明对比。他擅长冷幽默,饮食有度,几个儿子威廉·亨利(William Henry,1857-1927)、阿瑟·弗雷德里克(Arthur Frederick,1860-1939),阿尔弗雷德·依伯斯沃斯(Alfred Ebsworth,1862-1940)和沃尔特·埃德加(Walter Edgar,1871-1905)都十分爱戴他这位父亲。

华都街上的店面于1880年正式更名为“希尔琴商公司(W. E. Hill & sons)”。1882年,公司搬到了新邦德街38号,阿尔弗雷德和阿瑟·希尔的努力换来了全世界的赞誉和尊敬。再次引用哈维斯的话说:“膝下几子继承了父亲的小提琴天赋。他们自幼便沉浸在小提琴世家的熏陶中,有得天独厚的机会可以亲眼见到、研究和诊断大多数存世的绝版小提琴作品。他们的父亲在儿子们的教育上没有吝惜时间和金钱,当然,儿子们也没有辜负这些机会。”

阿尔弗雷德和沃尔特曾前往米雷库尔(Mirecourt)学习小提琴制作,事实上,阿尔弗雷德是1885年左右在那里登记的第一位英国人。沃尔特于1891年从米雷库尔学成归来。他们和查尔斯·弗朗索瓦·兰格诺(Charles Francois Langonet)一起在伊索德尔·德鲁内(Isidore Delunet,1838-1897)的手下做工,随后查尔斯与阿尔弗雷德和伊索德尔的儿子奥古斯特·莱昂(Auguste Leon)一道回到了伦敦,参与新开张的生意。为公司管理,亚瑟留在了父亲身边。威廉·亨利主要负责一系列原创书籍的编制,这套图书由公司从1891年开始出版。小儿子沃尔特·埃德加的成绩有限,因他在34岁时便患上了肺炎,早早离世。

阿尔弗雷德和阿瑟是新公司的负责人,1895年他们的父亲因“脑力衰竭”而死,哈维斯用了这样莫名的字眼。此后,阿瑟继续经营公司,而阿尔弗雷德负责制琴作坊,作坊的发展势头相当迅猛。从一生下来,希尔兄弟便沉浸在小提琴和提琴制作的家族传统里,又从米雷库尔的学徒经验中受益,锤炼了他们的工艺技巧,等到新世纪来临之时,几兄弟已经把公司经营成了小提琴行业中的寡头巨擘。

W.E. Hill and Sons (1897 - 1918)

1897年,公司正式在今天著名的新邦德街140号落户,采用石料装饰的前门气度非凡,双开门的两侧,各有一扇玻璃圆顶凸窗。对于当时这个还很年轻,但显然小有成就的公司来说,是一笔不小的投资,与父亲在华都街的店面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人们说起那家店,总认为有点小而暗。希尔全家已经搬到了伦敦城以外9英里汉威尔(Hanwell)的希思旅馆(Heath Lodge),在新建成的大西部铁路沿线上,属于迅速发展的中产阶级郊区。1887年,他们开始在那里建立小提琴和琴弓作坊,并在1907年完成了一次较大规模的扩建。

其中琴弓作坊是萨缪尔·艾伦(1838-1914)于1880年创建的,旨在缔造一种独特的英式琴弓和一套自己的长久传统,然而实际上,琴弓作坊是在阿尔弗雷德的门徒威廉·雷特福德(William Retford,1875-1970)的参与下,才得以日臻完善,这位雷特福德是直接从学校招募来的学生。他们一起开创了一种独特的琴弓制作方法,通过从希尔作坊走出来的历代学徒,一直传承到了今天。他们还别出心裁,开发了“鸢尾花”镶金玳瑁弓,这是自1910年以来制作的品质最为上乘、最受追捧的一款琴弓。后来的制弓师阿瑟·鮑缇德(Arthur Bultitude,1908-1990)和威廉·沃森(William Watson,b.1930)维持了希尔琴弓的高声誉,这也是希尔公司最大的成就之一。此外,这些作坊还生产精致的琴盒和配件。

1890年,希尔琴商公司(W. E. Hill & Sons)因购入了“弥赛亚(Messie)”斯特拉迪瓦里琴(1716年)而名声大噪。这把大名鼎鼎的古董琴之前归维约姆(J. B. Vuillaume)所有,这次古琴移主,象征着小提琴贸易的第一把交椅,已从法国大师那里,移交到了伦敦希尔的手上。公司的第一本出版物是1891年发布的一篇小提琴专著,被称为“萨拉布(Salabue)”,这个叫法源于古琴之前的另一位主人科奇奥·迪·萨拉布伯爵(Count Cozio di Salabue)。

这是具有重要意义的一步,十八世纪早期的著名制琴师都会通过发表出版物来扬名立足。尼古拉斯·卢普(Nicolas Lupot)是阿比·西比尔(l’Abbé Sibire)的著作“(La Chelonomie)”公认的信息来源,该书于1806年出版,是首部对小提琴历史进行严肃讨论的著作。维约姆以类似的方式,与弗朗索瓦·费蒂斯(Francois Fetis)合作过,费蒂斯于1856年出版了对斯特拉迪瓦里的首度记录。1875年,希尔在伦敦小提琴业的首要竞争对手乔治·哈特出版了自己的著作“小提琴:著名制琴师及其模仿者(The Violin: Its Famous Makers and Their Imitators)”。

希尔家族的研究能力很强,而且对大制琴师的生活和工作的叙述,总有种盖棺定论般的确凿,因此很快便成为了小提琴贸易中的主要权威公司。在已知的斯特拉迪瓦里提琴中,有很大一部分都由希尔公司经手。他们于1902年出版的“斯特拉迪瓦里的生平”一书,至今仍是相关主题中最杰出的著作,他们后来在1932年出版的关于瓜奈利(Guarneri)家族的著作享有同等的地位。后一部作品是为了纪念在出版的三年前去世的威廉·亨利。在这两部巨著之间,有玛格丽特·L. 哈金斯(Margaret L.Huggins)所写的关于马吉尼的书卷,实质上是根据他们自己的研究和了解而汇总的编辑版本,有阿纳尔多·巴鲁兹所写的“卡萨·斯特拉迪瓦里(La Casa Stradivari)”,是关于“托斯卡纳”和“弥赛亚”斯特拉迪瓦里的专著(也是关于阿尔基托·斯特拉迪瓦里(Archinto Stradivari)大提琴的罕见资料),此外还有其他几本目录和小册子,都出品于希尔琴商的名下。其中还有一本关于格斯帕罗·达·萨罗(Gaspar da Salo)的书卷,至今秘而不发,吊足了胃口。

阿尔弗雷德·希尔亲自完成了许多高品质精品琴的修复工作,并在主要依赖米雷库尔当地培训制琴师的作坊里负责管理工作,第一批人中包括查尔斯·弗朗索瓦·兰格诺(1861-1929),后来是他的儿子查尔斯·弗兰克(Charles Frank,1888-1963)。其他知名人物有奥古斯特·莱昂·德鲁内(1867-1939)和J.M.索姆尼(J. M. Somny,d.1931)。除了重要的修复工作之外,还全新制作并诞生了一系列精美的小提琴和大提琴,精准再现了希尔收藏的各部名琴。在此类早期的复制作品中,包括对著名的“西班牙镶饰”斯特拉迪瓦里1687的经典复制,真品由希尔于1883年收入囊中。这件复制品可以追溯到1889年,编号为13。后来又出现了“贝茨”1704的复制品,和“托斯卡纳”1716的复制品,到了1915年,类似高端复制品的标签编号已经排到了281。

希尔曾向多方咨询信息,其中就有威廉·珀金爵士(Sir William Perkin)。珀金家族于1876年从威廉·依伯斯沃斯·希尔手中购买过一把1728年的斯特拉迪瓦里提琴,自此两家人结下了友谊。威廉爵士是一位研究染料的化学家,他在苯胺染料的开发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,这种染料可用于清漆的着色。后来,他对小提琴清漆着了迷,经常与威廉、阿瑟和阿尔弗雷德几兄弟分享自己的看法和实验成果。另一位小提琴专业收藏家约翰·蒙特福德(John Mountford)也是希尔家族的好友。他是伦敦艾奇韦尔的“麦束酒吧”的房东,这家酒吧大受伦敦的小提琴家和其他音乐家的欢迎,成了有名的聚会场所,许多由希尔介绍来的外国访客也是这里的常客,围绕小提琴家威尔玛·聂鲁达(Wilma Neruda),也是查尔斯·哈雷爵士的妻子,而召集起来的聚会,特别偏爱在这里举行。

在摄影技术还没有诞生的时代里,并且缺少对古代制琴师可靠的出版记录的情况下,那些日积月累的历史、档案和家族成员集体掌握的资料等,汇总到一起,便具有了强大的说服力。希尔兄弟遍访欧洲,定期游学,追踪古琴,并把它们带回伦敦。他们委托了研究员收集关于伟大制琴师们的信息,这些信息是研究制琴师及其作品,并界定其风格和年代的必要条件,从而对老制琴师所运用的方式方法有了前所未有的了解。他们投入了无数个小时,聆听当时最伟大和最标志性的音乐家演奏他们的乐器,并负责调试,从约阿希姆、伊萨依(Ysaye),到克莱斯勒(Kreisler)和海菲茨(Heifetz)。1911年,阿瑟被任命为英国乐迷会(Worshipful Company of Musicians)的调琴师,该职位首先设立于1519年,拥有非常高的地位。

希尔家族对音乐本身的投入和专注,不亚于他们在制作和商业上的追求。对于呈现工艺来说,最重要的是他们对记录、文件和档案重要性的理解。在今天的人们看来,最不寻常的可能是,希尔兄弟的博学,参考引用的广度和文字记叙的优美,要知道,这几个人在14岁以后,都没有接受过正规的教育。在希尔兄弟中,特别是阿瑟,保持着大量记笔记的习惯,由他们授予的乐器证书,至今仍是考量乐器是否为真品的黄金标准。我们目前对小提琴制作历史的了解,很多都可以追溯到希尔最初的调查和诠释结果,而当时出版的书籍至今仍是构成现代专业技术的基石。

W.E. Hill and Sons (1918 to the present day)

第一次世界大战后,萧条的经济状况迫使希尔前往美国寻求市场,然而实际上,离开了那些原本属于自己照看之下的欧洲古董乐器,让他们深受煎熬。尽管如此,希尔公司仍是全世界业内的聚焦点。即使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之际,希尔四兄弟都已去世(1940年阿尔弗雷德·依伯斯沃斯最后一个离世),还在准备将公司最上乘的藏品搬出伦敦,转移到安全之所,分别在阿什莫尔博物馆和牛津收藏了希尔藏品集,现在也是“弥赛亚”斯特拉迪瓦里提琴的永久家园。只有威廉·亨利有一位男性继承人保罗·依伯斯沃斯(Paul Ebsworth,1896-1974)。他曾到法国波尔多,给亚历山大·德拉诺(Alexandre Delanoy)当过学徒,也是一位专门从事大提琴制作的大提琴手,并于1921年成为希尔公司的合伙人,直到1960年退休。

如果在一般的企业中,像阿尔弗雷德和阿瑟这样的领袖人物一旦逝世,就可能兆示了公司的终结,但前几代的希尔人奠定了扎实的专业基础和良好声誉,帮助公司挺过了潜在的危机。1896年,阿瑟因与罗斯·菲利普斯(Rose Phillips)结婚,得一继子,名叫阿尔伯特·埃德加·菲利普斯(Albert Edgar Phillips)。1940年公司正式出售给阿瑟的这位继子,他改名为菲利普斯-希尔,以遵守家族传统。在1904年前往慕尼黑,加入朱赛佩·菲奥里尼(Giuseppe Fiorini)之前,他还在米雷库尔完成了学徒期。期间,他至少亲手制作了一把小提琴,所附标签写道,“sub disciplina Giuseppe Fiorini/ Albert Hill/ fecit Munchen anno 1904”。有迹象表明,他的名字已经从“菲利普斯”改为“希尔”。1975年,92岁高龄的他仍参与制作乐器。1981年,在阿尔伯特·菲利普斯-希尔去世后,公司的所有权传给了他的儿子德斯蒙德(Desmond)。

德斯蒙德·希尔(全名Desmond D'Artrey Hill,b.1916)早在他父亲去世之前,就接管了这家公司,并由他自己的儿子安德鲁(Andrew,b.1942)和大卫(David,b.1952)参与协助。1974年,他关闭了邦德街的店面,搬到了白金汉郡大密森顿(Great Missenden)的新楼和新作坊里。大密森顿的产业仍在培养着新一代的制弓师和小提琴修复师,但公司最终于1992年关闭,为希尔琴商(W. E. Hill & sons)112年的辉煌历史,为希尔家族近250年的小提琴制作征程画上了句号。

实际上,希尔琴商是划分为了两个小公司,分别由安德鲁和大卫负责经营,二人继续做着小提琴代理。2017年,“W. E. Hill & sons”这个名字,以及关于这家伟大公司的档案和记录,都被博瑞公司(J.&A. Beare)在其125周年时收购,博瑞是二十世纪后半叶(由查尔斯·博瑞领导),唯一与希尔实力相当的竞争对手。二十一世纪,这个名字已经被博瑞带回了伦敦,在安妮皇后街(Queen Anne Street)的房产里。

浏览制琴师档案


制琴师档案收藏了超过14,000名弓弦乐器制琴师的传记,及其创下的拍卖售价记录。

Our website uses cookies, as almost all websites do, to help provide you with the best possible browsing experience.

Accept 阅读更多